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无论是房东直租、传统中介还是长租平台,所有模式都存在着住客们难以预防的风险

2021年03月11日 10:12

房东清晨六点到门口敲锣、要求住户搬走;双方前后反复换锁,一天之内折腾四五趟。

有人下班回家后发现行李被胡乱清出、堆在客厅;有的房东损失几万租金后想收回房子,一进门住户就摆出了“以死相逼”的架势。

这些情景不再是民生节目中的个别案例,随着蛋壳公寓“爆雷”,它们开始困扰成千上万的房主与租客。

而相比于蛋壳公寓一家的经营不善,更让人们担心受怕的是,它暴露出的乱象——当下的租房市场,就像一场命数叵测的赌局。


无论是房东直租、传统中介还是长租平台,所有模式都存在着住客们难以预防的风险。

大家能做的,似乎只有“听天由命”,祈祷遇上一个好人,祈祷选了正规大平台。

许多公寓的一夜“爆雷”,让全国的租房人都慌了起来。

南京某公寓已被报道“人去楼空”,北京的某公寓总部数百人聚集,上海、杭州的租户在网络上声讨维权,成都的某公寓已断水断电数天。深圳住建局已发布紧急通知“防止长租公寓跑路”。


人人都说,这像是几年前某共享单车界的老大轰然倒地时的情景。

可问题是,共享单车不能用、几百元押金不能退,还不至于彻底影响人们的生活。

公寓爆雷掀起的,则可能是牵扯数十万人“无房可住、无钱可退”的难题,要知道至2019年,某公寓数量就已达43.83万个。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各类长租公寓平台又被曝出了房东解约、住户被迫搬离的风波。

几家国内长租公寓龙头品牌的集中“爆雷”,把近两年的租房平台乱象骤然推向了高峰。

截至今年,“爆雷”、跑路、破产的租房平台已达数十家……

仅去年7月这一个月内,就有6家公寓机构出现重大问题,原因清一色的都是“资金链断裂”。

此前,这些小体量公寓机构跑路时,大家还抱有侥幸心理,“小公司不靠谱”背锅,给租房新手的建议还是“尽量选择大公司、可靠品牌”。

等到大品牌长租公寓被央视报道出现“现金流危机”时,无数人都傻了眼。


毕竟今年1月,某长租公寓还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中国第一股,风风光光。

谁也没有想到,下一个陷入危机的会是一只“领头羊”。

虽然某公寓已在官方账号上承诺,“没有破产、不会跑路”。

但不少被赶出房门的住户、收不到租金的房东却对此灰心丧气。

在他们看来,现实问题被真正解决之前,谁也不知道这句承诺究竟是出于现状仍可挽回,还是出于大体量平台一旦破产或跑路,引发的后果实在难以想象。

这样的现状,似乎把所有租房人逼回了五六年前。

长租平台啊中介啊不可信了,只剩下房东直租这一条老道路。

在这种租房平台的乱象中,深圳租客网始终坚持“真房源,放心租”的核心业务版块,为租客与房东双方建立和谐的共享平台。

在租客网,租客不用支付任何押金或服务费,甚至可以通过转发房源信息获取佣金,这就是租客网的合伙人功能,赚取的额外收入,即使是1分钱也可以提取。

对于房东来说,租客网也是一个可以保证房屋零空置的平台,租客网合伙人通过租客之间的信息传递,令房屋空置情况可以得到有效解决,甚至有许多房东也加入了合伙人进行房源分享。

租客网致力于打造成为房屋中介互联网平台,为房东和租客双方提供共享平台的同时,为双方免费提供监管、合同共享、安全系统等服务。


租客网深知,租房的动荡无论大小,对当事人来说都是足以令人情绪崩溃的外界压力。

所以为了不留下“租房前擦亮眼睛”的先知式唏嘘,租客网积极响应政府监管指令,推动中国租房市场的规范化、秩序化。

愿租房人们,夜里能做个好梦。





相关推荐

避免“套路租房”的最佳途径,看这里

在大城市生活,其实最痛苦的还是住房难。许多优秀的职场人士,在职场拼命奋斗,但拼尽其终身也难以在一线城市的角落买到一套小平米的房子,因为房价实在是太高了!根据众多研究机构的统计,日本、德国的平均首次购房年龄都超过了40岁,英国、美国大多在30岁以上,而中国的平均首次置业年龄仅为27岁。与西方相比,我国的首次购房年纪为何越来越趋于年轻化?其实无外乎三点因素:一.房价太高;近20年,中国房地产飞速发展,房价总体走势也处于持续上涨中,很多城市的房价几年间甚至翻倍增长,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很多人就产生了“买房紧迫感”,甚至有早买早赚的想法。二.社会环境;20多岁正处于结婚的年纪,而在中国人的传统思想里,房子是安居立业的基础,甚至很多人觉得男士没房就达不到结婚的标准,无论是刚需还是为了做婚房和学区房的改善型需求,买房都是硬性需求。三.租房太“烦”;人总要有一个住所,如果不买房肯定就要租房,但是从这几年我国的租赁市场来看,想安心无忧的租一套好房,也并非易事,“虚假房源”、“黑中介”、“乱收费”等令人头疼的问题还没得到合理解决,“套路贷”等问题却又浮出水面,真的很难让人放心去租房!但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以及部分类似于租客网在内的信用体系健全的租赁平台的出现,租房过一辈子仿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烦恼,反而让自己的经济以及精神上更轻松,不用再为了“一人成家,掏空全家”而犯愁。平台致力于解决中国租赁市场当前低效、混乱的不合理现状,提升所有租客的租赁体验感,并采用“单方收费”的服务方式,杜绝所有乱收费行为,减轻租客的经济负担。平台“单边收费”是指,除了租金等住房基础费之外,不收取租客任何费用,包括中介费。从线上选房,到线下看房,再到确认搬家,租客方不收取任何额外费用,还享有搬家服务!任何能够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往往是创新与温度。毋庸置疑,从供需端匹配需求,租前租后服务都提供更优品质的租客网,以租客群体的支持为基础,未来发展也将驶入快车道。

2020年07月10日 11:29

合伙人虚假出资或抽逃出资该怎么办?

在有限合伙企业里面,虚假出资或抽逃资金的也只有是有限合伙人,因为有限合伙人主要是以自己的资金作为自己入伙的保证,而普通合伙人是以自己的亲自经营再加上自己的资金等方面的投入。有限合伙人承担有限责任是有限合伙企业的关键,也是吸引投资之处,这一点与股东较为相似。就修订的《合伙企业法》来看,没有直接规定有限合伙人虚假出资和抽逃出资的责任,一旦出现这样的问题就应该参照上面公司法和刑法中的相关规定去追究相应的责任,以避免偏离了当初增加有限合伙企业的初衷。即其他合伙人可以要求虚假出资和抽逃出资的有限合伙人补缴或返还,并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合伙企业法》第一百零三条第一款:“合伙人违反合伙协议的,应当依法承担违约责任”对其承担违约责任提供了法律依据。同时该法第六十五条规定,有限合伙人应当按照合伙协议的约定按期足额缴纳出资;未按期足额缴纳的,应当承担补缴义务,并对其他合伙人承担违约责任。虚假出资本身即是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表现之一,因此承担补缴责任及违约责任,有了又一法律依据。而抽逃出资发生在合伙企业成立后,不属于未足额缴纳出资的情形,但抽逃出资本身是对合伙企业财产权的侵害,违反了《合伙企业法》关于“合伙人不得从事损害本合伙企业利益的活动”的规定,应定为违反法律,应将抽逃部分予返还。可以在合伙协议中明确禁止抽逃出资行为,并且约定相应的违约责任,则可以要求抽逃出资的有限合伙人承担违约责任。

2020年04月22日 16:50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